奏鸣曲:天堂寺的心痛(诗歌)
2017-08-24 11:26:47
  • 0
  • 0
  • 82
  • 0

诗中所提初中同学韩有宝,我的入团介绍人,现天祝藏族自治县青少年业余体校副高级教练


奏鸣曲:天堂寺的心痛


旺秀才丹


有宝是我的入团介绍人

曾经要常常写在简历里

初中毕业三十五年

在天堂镇的街头偶遇他

然后他拎着礼品来居所看我家人

搞体育的老师出生,他身强力壮

和同事约我到一个火锅店

一瓶白酒,早就稳稳地立在那里


这些天有师弟英年早逝

这些年许多朋友猝然离世(注)

联想到健康突然报警的兄弟

我“汉字喂大的藏獒”的强大心区

也出现了疼痛和不适

出门时偷偷吃了药

怕影响久别相遇的情绪

不愿给老同学提及


有宝是我记忆深刻的初中节点

他生龙活虎,天南地北

同学的各种见闻叙及,恍若隔世

偶尔想起我流年隐现的微恙

赤忱的话语不知从何说起


中间服务员来添茶

我试探着转到健康的话题

有宝说,他的心脏瓣膜打开有了问题

去年的一场感冒没有随意

病了一个月

“搞体育的身体好,这是自负的错误”

他说,一个月的感冒没有重视

导致器官功能萎缩


我暗暗地舒了一口气

疾病是对伪健康人群最大的加持

没有疾病,我们不正视生命的脆弱

我接受了他不举杯的说辞

也大胆地放慢了佳酿入口的进度

给他说起了我这些年的故事


今天想起当时的场景

就是在用弓弦拉着一个时急时缓的曲子

回顾了十多年前,他见我的那个时段的高峰

然后突然给他展示了急速滑向的低谷

那是一个人一生经历的重要组成部分

许多人看到别人的辉煌

听到别人在低谷的挣扎,会有一丝慰藉


我在悲惨的这个乐章略施停留

缓缓地喝下一杯酒

转而奏响唐吉坷德大战风车的旋律

轻描淡写那些激扬文字

粪土家乡庸官、汉地假佛的节奏起伏


这时候心脏的不适渐渐被我忘记

它度过了今天的难受时段

一瓶酒,也被我们一杯杯碰到见底

锅中的蔬菜和羊肉还在翻滚

氤氲的热气缭绕

为了缓解话题

我对老同学说

“好马骑了,好酒喝了,该踩刹车了!”

他点头支持

说自己的心脏出现问题后

接受了同病房一位室友的建议

开始每天早晨磕一百零八个长头锻炼

“一日不做功课,总觉得缺点什么”

我暗暗为他高兴

赞誉他,这是疾病加持后,身心的双重福祉

诗中碰到来朝圣的诗友:原甘肃电视台制片人,诗人,现兰大新闻学院教授韩亮


我们的晚宴在开心、友好、节制的氛围里结束

我在夜色中回到寺院的居所

想起出门时碰到一位来朝圣的诗友

他对我玩笑,说我现在是个名人

我用笑星的段子回答他:“什么名人

那就是个人名!”


寺院的居所灯火辉煌

一天的喧嚣已经平息



注:2016年以来,陆续听到美国白玛旺杰、北京昭晖、西北民大马艳、兰州王参谋、天祝政协阿奶、天祝四台沟贾奴毛尕、马鞍山闫敬梅、甘南恒考、兰州龚尕、青海诺日仁增、天祝朵仓尕玛、天祝红疙瘩阿扬阿奶才让卓玛、广州王天山、甘南才让曼、天祝张鹏等国内外亲人、朋友、同学、美女、师兄弟离世的噩耗。生命脆弱无常,轮回如梦似幻,倍感从世俗出离之紧迫。

2017年8月23-24日,天堂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